明天再補圖片貼,今晚懶的掃圖了。




  看著自己畫出來的圖,感覺還是有點難過。

  很羨慕會畫圖的人,這裡指的是會、而且畫的很漂亮的人。

  同學們不知道,認為像我那樣子,就算是畫的很好、很漂亮;可是我很清楚,那種東西只能拿去騙小孩而已,不要說跟人比…

  稍微看過其他真正會畫的人的圖過的,都不會認為我那樣子叫做「畫的很好」。(安慰話語例外)

  常常會想說…為什麼自己總是畫不出自己想要的圖?

  說這是虛榮心也沒關係,我一直很希望能夠看到自己的文能搭配插畫,因為畫圖很麻煩而且我很怕麻煩人,所以會想自己來就好。

  問題是…想的到怎麼畫,跟有辦法畫出來,無奈是完全兩回事啊。

  以前有人跟我說,即使不會畫也沒有關係,世界很公平,真正能寫的人未必能畫、而能畫的人未必真正能寫,也許我沒辦法畫出很棒的圖片,但是有辦法寫出很棒的文,那就是屬於我的那部份。

  那就像一種等價交換。

  我會寫文,所以我不會畫圖。

  我有辦法用文字將我要的場景、人物、表情甚至心境描繪出來,甚至是描繪到一個讓看的人都能夠有身歷其境的感覺那種地步;但是我沒有辦法用圖畫將我要的東西1/10甚至1/100的感覺畫出來。

  這就是我常常圖畫到一半就撕掉不畫的原因。

  人沒有付出是什麼也得不到的。

  小的時候常玩一種遊戲,問問自己,如果今天你能許三個願望,你會許什麼?

  我希望每個我關心以及關心我的人都能永遠健康快樂。

  我希望我可以不要看到我在乎的人們難過。

  我希望……

  我發現如果真的有那麼一天,精靈出現在我的面前,問我想不想變成很會畫圖的人?告訴我,只要我犧牲一半我會寫文的能力,我就能夠得到很會畫圖的天份的話……

  我想,我還是,不會答應吧…

  沒有辦法畫出我要的圖片,沒錯,我常常會覺得,我很不甘心。

  可是如果真的…為了平衡畫與文,而必須有所犧牲一方比較弱的話。

  為了得到會畫圖的能力而喪失寫文的天份,我想,我應該會哭吧。

  不會畫圖我會很不甘心。那是一種對於面對著擅長的人時看見自己的無能而興起的不甘。

  不會寫文我會很想哭。因對我來講,那已經是一種「屬於我」的東西。

  就像以前我問過雅雅愛人的…

  「如果哪一天,妳喪失了一種對妳來說,幾乎是種本能、妳已經習以為常的能力的時候,妳會怎麼辦?」

  「沒有實際發生的事情,我沒有辦法給妳答案。但是我想…如果真的那樣的話…」


  「那麼我應該會很傷心、很傷心吧…」

  我想我也會很傷心的,如果我真的不再會寫文的話。

  等價交換,但也可以等價不交換。

  我想未來的我還是會繼續活在不甘心以及自己不會畫圖的無能為力中。

  我想未來的我還是會覺得,會畫圖跟會寫文真的是很嚴重的不公平,比起文章,圖片被人認為好看的機率更大。

  我想未來的我還是會因為對於畫圖無能為力而感到自慚。

  可是,我很清楚,我有能力的是什麼。

  即使不會畫圖,我還會寫文。

  我沒有辦法雙修,那麼,至少在我擅長的這個領域,我會將他修好。

  因為這是我唯一僅有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ohlue 的頭像
mohlue

七心蘭 - 星月的砂海

mohlu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