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


  


  會注意到她,其實是因為連續好幾天跑過那維克,她都在那裡。


  靜靜地坐在組隊板的旁邊,開著看板,什麼也不做,就只是靜靜地坐在那裡。


  由於只要有人靠近問問題或者打招呼的時候,她都會馬上作出回答的關係,所以似乎不是在掛網。


  那麼她在做什麼?或者該說,她想做什麼?


  我突然好奇了起來。


  所以我蹲到了她的旁邊,對著像是在發呆的她打了聲招呼。


  「唷,小姐,一個人嗎?不介意我蹲在這吧?」


  「……」她有些無言地,作了一個冷汗的表情,然後半是回應地「嗯」了一聲。


  俗話說好的開始是成功的一半,笑了笑,我跟她搭起了話來。


  雖然在對話時,大多都是我負責說、而她一邊聆聽,一邊輕輕地以「嗯」作為回答,說的也大多是關於我的事情,我所好奇的她的事情反而沒說到什麼;但這樣的對話方式,卻也意外地令人感覺愉快。


  照她的說法,那是因為每個人不一定會想聽人說話,但大多都想有人聽自己說話的原因。


  好像無法說毫無道理,但也說不上哪裡奇怪,總之,她那麼說著。


  隔著螢幕與網路,看著沒有表情的人物模組,我卻覺得那麼回答我時,她像是在笑著。


  淺淺的,帶著一種了然的悲傷輕輕笑著。


  那是一種很突兀的感覺。毫無根據,我卻那麼認為著。


  「妳應該不是新手吧?」在話題接不下去的時候,我突然丟出了疑問,將對話的重心從我身上轉移到了她那。


  她的頭上出現了大大的問號。「為什麼這麼問?」


  「感覺上妳不太像是一般的新手。」


  「一般的新手?一般的新手該是什麼樣子,碰到什麼事情就一直問人,站在傳送點旁邊洗頻?」她飛快地反問著,有那麼一瞬間,我不知道我該怎麼回答她。


  沒有人規定一定要怎麼作、什麼模樣才叫做新手,就像會有不論碰到什麼問題都不會自己去找答案的新手一樣,有些新手即使碰到了難題也會自己去想辦法解決而不是尋求幫助。


  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她,我只能說著最不像回答的回答。


  「不知道,就是感覺妳應該有玩過,不是第一次接觸的新手。」


  這次,她沉默了一下。過了半晌後,才輕輕地「嗯」了一聲。


  然後,又是長長的沉默。


  我想我大概知道了,她並不是很想在這類話題上面聊,雖然我不知道為什麼。


  但是我不希望下一次我想跟她聊的時候,她不願意理我。


  要找到一個願意聽自己說話、而自己也願意和他說話的對象並不容易,我不想因為太過旺盛的好奇而讓她不想再和我說話。


  打從重返初時的熱鬧,至今,現在的天翼,冷清的未免太寂寞。


  寂寞到想找個人說話的時候,也未必能夠找到一個願意聽自己說話的人。


  每個人都很忙碌,很忙碌很忙碌,即使坐在一起聊天也宛如垂暮,懶洋洋的,提不起勁,就像曾經看人諷刺過的,整個遊戲不過是較為龐大一點的MSN遊戲罷了,每個人都一邊掛著網在其他視窗做著其他的事情,想到了才切回來聊個一兩句。


  就像遺落了什麼重要的東西一樣,雖然那樣的聊天很快樂,但是也很無趣。


  不必關閉電腦,人物離開那個地方就馬上忘記了剛才的歡笑。


  很無趣。


  看著沉靜的她,我突然有了一種很荒謬的想法。


  如果是這個像是藏著許多秘密的人,會不會讓我稍微、哪怕只是稍微而已,不感到那麼的無趣?


  這樣的想法讓我開始沉思起,如果她真的因為我剛才的問題而感到不快的話,我該怎麼道歉?直接說當我剛才什麼話都沒說?還是先道歉了再說?如果她是那種不說當沒事,說了就出事的人怎麼辦?


  我想著,指尖觸在滑鼠上,卻始終沒有打出半個字。


  不知道該打什麼,也覺得,自己打不出什麼。


  所以只能夠沉默而已,沉默。


  打破沉默的反而是她。


  「一直在這跟我聊天可以嗎?不必去練功?」她問,還附贈了一個大大的問號。


  那應該是代表她不介意了的意思。我猜想。


  「嗯嗯,不用,我現在等級很難練了……」看看左側那條還要上千萬才能集滿的經驗值,我有些無力也有些沒好氣地回著。


  「喔……」她長長地應了聲,然後又沉默。


  我有點分不清楚那聲「喔」的意思,所以只能盯著她的人物看。


  沒有染任何顏色、也沒有任何裝飾,看起來就像剛創不久的人物,其實沒有什麼好看的,但是我卻開始思考了起來,有什麼頭飾是比較適合原色小愛的。


  麵包帽?我好像沒有那東西,市場不知道有沒有人賣……魔法海倫?也不知道她到底是不是白愛……


  有些苦惱地看著身上琳瑯滿目的頭飾,然後,我終於找到了一個,至少比起怪俠、劍盔、爆炸頭等等來的適合她的頭飾。


  聖誕帽。


  「那個,這個給妳。」我對她點了交易,卻沒有任何視窗彈跳出來,出現的,只有對話視窗中紅色的提示字樣,寫著無法與未滿等級六的人物進行交易而已。「耶?妳還沒等級六喔?」我傻眼了。


  雖然有想過她的等級可能不高,但是我沒想到她竟然連等級六都沒有啊……


  「嗯。」她應著,還是很一貫的單音。「從新手學校出來後就沒練了。」


  新手學校……那就是說她的等級大概只有四而已。暗暗盤算了一下,我站了起來。


  「要下線了?晚安。」見我站起來後,她先是打了一個問號,然後作出了揮別的動作。


  晚安個鬼啦……翻了翻白眼,我對她提出組隊要求,卻在提出的瞬間被拒絕,還拿到了一個特大號的「?」。


  「妳應該有卡雷德的點吧?走吧,我帶妳。」我說著,然後為了怕她有什麼不愉快的想法,在說出來後,我又做了補充。「小愛初期都很難練,所以能幫的我就盡量幫一下,不要想太多嘿……」


  跑到了傳送點的旁邊,都準備傳送離開了,才發現她連站起來都沒有,於是這次換我頭上出現問號了。


  「不用帶我沒關係,我沒有打算練等級。」她說,沒有任何表情的。


  「為什麼?」我覺得我頭上的問號,多的快要將我埋沒了。


  她本身就像是一個問號。


  這一次,她沉默了很久才回答我。


  那是一個感覺飽含了無奈的哀傷,以致於在聽到後,我連想以一連串的「……」來作為回應都沒有辦法的回答。


  而我依稀記得,似乎在哪裡,我曾經從另一個人的口中聽見類似的話語。


  即使只是沒有生命的文字,也能讓人明白而且清楚深刻地感覺到隱藏在文字下,那濃濃的嘆息聲。


  


  


  「沒有戰者能與之並肩的白愛,沒有繼續練的必要。」


  她說。


  沒有表情的面容,卻彷彿像是在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ohlue 的頭像
mohlue

七心蘭 - 星月的砂海

mohlu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