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樣的悲傷,沒了眼淚的陪襯,反而變的像是一場笑話。

  

  「薰……」劍心嘆息,只能別過頭,當作沒有看見,她的傷悲。「對不起,我必須回去現實,有個需要我的人還在那裡等著我。」

  

  「薰,對不起。」劍心閉上眼,不忍看她的表情,強迫著自己將話說出口。「請妳消失,隨著這片虛假消失。」

  

  一個字一個字,像是把刀,砍在心上抽痛著。

  

  「劍心──」薰淒厲的叫喚著,在劍心說出那句話的同時,這個虛假的場景、包括薰,像是破碎的冰片一樣,一塊塊,碎裂。

  

  扭曲著扭曲著,不真實的虛假。

  

  劍心冷眼看著這溫暖的虛像破碎,在扭曲的場景一塊塊剝落破碎後,他又回到了冰湖上。

  

  而另一個自己,正坐在一塊冰石上,笑望著他。

  

  「怎麼樣,這個夢還美嗎?」

  

  「讓我離開這裡。」劍心說,左手的拇指一推,逆刃刀微微出鞘。

  

  另一個「劍心」挑了挑眉,攤手。「將你留在這的可不是我,別跟我說……」話還沒說完,劍心便奔了過來,銀色的流光灑在空中,劃過。

  

  「噯……算了,你自己想辦法吧。」看了看身上因來不及逃躲而被砍劃出的傷痕,另一個「劍心」皺了皺鼻,慢慢沉入冰湖底下。

  

  「慢著!」伸手想去抓,卻來不及將他給抓住,劍心瞪著腳下完好的冰湖,恨恨地以手中逆刃刀使勁往地上一插!

  

  只是,這層冰湖仍舊不為所動。

  

  「你想出去了嗎?」聲音從後面傳來,劍心回頭,看見生命主宰站在那裡看著他,微笑。

  

  「主宰……」這次,是真的還是假的?「我想出去。」

  

  生命主宰微微笑著,「那麼,你明白什麼是真實了嗎?」

  

  是真的?「嗯。」

  

  「你領悟到的真實是什麼?」

  

  劍心微垂著長睫,嘴邊隱約有著,一朵笑花。

  

  「感覺。」

  

  「喔?」

  

  「感覺不會騙人,這是……冷狐說的。」劍心說,深吸了口氣。

  

  靜靜看著劍心,主宰笑了,細長的指指向某個方向,「沿著這陣風的方向走,你將回到那個溫暖的懷抱中。」

  

  劍心微微紅了臉,才想開口說些什麼,一陣溫暖的薰風便拂了過來。

  

  薰風?這裡,可是天寒地凍的冰湖啊……主宰到底想做什麼?

  

  「主……」話才出口,眼前的主宰,在薰風吹拂中慢慢溶去,彷彿,眼前的主宰是以冰雪鑄成的一樣。

  

  難道說,還是假的?

  

  劍心嘆了口氣,卻也只能試著,往那風的方向走去。

  

  希望真的能離開這裡……

  

  將逆刃刀自冰上拔起收回鞘中,劍心踏著堅定的腳步沿著風走。

  

  一步一步,慢慢的,卻很紮實,像是每一步都下了決心一樣,也許是因為,他已經不再迷惘?

  

  「唉……像你這麼慢吞吞的走,什麼時候我能才好好休息啊?」不耐煩的聲音從後面傳出,不等劍心回頭,那聲音就說:「我幫你一把吧。」嘻嘻笑笑的,有點像是另一個劍心的聲音。

  

  一陣清風從背後吹來,竟有些疼痛,像是有人在背後推自己一樣。

  

  「唔?!」

  

  劍心一個腳步不穩沒站好,往前一滑便跌了下去,而原本厚實、任由自己怎麼敲打也不碎半塊的冰湖,卻在劍心撞上前,融碎。

  

  一個栽進去的,是水,在冰層下,卻微微溫熱的水。

  

  劍心轉個身想往上游去,才發現有股吸力從自己底下吸著,不論他怎麼努力,也抵不過那股吸力,只能看著水面離自己越來越遠、越來越遠……

  

  水似乎進了耳朵,發出嗡嗡的鳴聲,干擾著視聽。

  

  瞇著眼看著那扭曲的藍色水波,隱隱的,模糊間搖曳成了看不清的人影。

  

  不斷不斷叫著,劍心。悲傷的,看著他。

  

  有點像是,薰。

  

  

  

  

  ……是錯覺嗎……?

  

         。       。       。

  

  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張近在咫尺的秀麗容顏。

  

  張開了眼的劍心,有些訝異地看著在他上方的冷狐,秀麗的臉上,寫著的是擔憂、以及看到他醒來後的放心。

  

  「你終於醒了……」跪坐在劍心身旁的冷狐彎下身,緊緊抱著他。「太好了……」穩健的手微微發著抖,只能以擁抱的方式來確認,對方是真的沒事。

  

  「……我怎麼了?」疑惑地偏頭看著冷狐,對方身上的制服早已換成了與自己同樣式的白色浪人服,漆黑的髮有些落到了衣領裡面,順著看去,只見白皙的肌膚上,有著一點一點的紅斑……

  

  心虛的眼神立刻游移至他處,不敢正視向那一點一點鮮紅著,像在印證月夜下那場歡娛的證據。

  

  總覺得,很不好意思。

  

  「你睡了三天,我還以為你就這麼睡下去,不會再醒了。」冷狐這麼說著,放開劍心,朝他一笑。「是主宰告訴我,你就快醒了,要我好好在一邊等……」

  

  主宰告訴他?劍心蹙眉,主宰怎麼會知道?難道,那是主宰……

  

  冷狐看著劍心,想是想到什麼似地補充了一句:「我本來是想,如果你真的醒不過來的話,那麼我就先將你殺了,再自殺。」

  

  劍心一愣。

  

  「如果你醒不過來,我清醒著也沒有意義,不如兩個人一起死,殉情。」那語氣雖然笑著,可是很認真。

  

  一直都,很認真的。

  

  唇邊慢慢綻出笑花,劍心看著他,「傻瓜。」為了他不要命做什麼?是不知道自己的命比他的重要上多少嗎?

  

  「冷狐,你是個傻瓜。」因為是傻瓜,所以才會毫不保留的,對自己表達著愛意吧?如果自己一直都察覺不到或者接受不了他的心意呢?

  

  怎麼,這個人這麼傻呀。

  

  劍心忍不住笑了出聲,越笑,越開心。

  

  冷狐一頭霧水著,完全不懂劍心為什麼說他是傻瓜。

  

  不過,沒關係,劍心笑了呢……只要能看到他笑,即使被罵是傻瓜,也沒有關係。

  

  「──可是,我想我愛傻瓜。」突然欺上身前,劍心笑著在冷狐耳旁說著。

  

  然後,很難得的看見了冷狐紅著臉驚慌失措的樣子。

  

  「劍、劍心?」他剛剛說的是……?!冷狐摀著仍殘有劍心吐息的耳,訝異地看著他。

  

  那,算是告白嗎?原來風無情教的真的有用,雖然過程上好像有點錯誤……不過並不影響結果。

  

  劍心笑瞇了眼,拉著冷狐站起來就要將他往外拖。

  

  「等、等等!」擔心劍心會著涼的冷狐長手一撈,勾來了劍心的外衫給他披著。「我們要去哪?」

  

  「薰的墓。」不顧冷狐在聽到那個名字後掙扎的反應,劍心拉著他穿過整個道場,來到道場後面的墓地。

  

  不合時節的楓樹開著,隨著拂來的微風搖曳著,落下片片楓紅。

  

  有種離愁的美麗。

  

  「嘖。」被拉來薰的墓前後,就被丟在一邊罰站的冷狐雙手環胸,看著劍心勤勞地整理著那座墳墓。

  

  那麼勤勞做什麼?下面埋的是什麼可還不知道,天知道是不是空土一杯!冷狐酸酸的想著。

  

  「在我睡著的時間裡,我想了很多,明白了很多。」將剛要冷狐去摘來的花放在墓前,劍心突然說了起話來。「雖然有人跟我說過,真實這種東西要問心,可是我一直不明白,心是什麼。」

  

  冷狐皺眉,總覺得劍心接下來要說的話,應該不是他會高興聽到的。

  

  「直到我在那片夢境裡面看到妳,我才明白,其實妳也是真的。從我有意識那一刻起,妳就不再是虛假,因為妳一直都活在我的心裡。就像第二生命對別人來說或許虛假,可是對我來說,這裡是我的世界,再真也不過。」取過冷狐拿來的酒瓢,劍心勺了瓢酒淋在墓碑上。

  

  他就知道!冷狐轉著眼,腳下開始踏著不耐煩的拍子。

  

  「薰,妳知道嗎?在夢中遇見妳以後,我才明白現在的我,想要的是什麼。我想順著感覺去做我想做的事情。」劍心正坐著,雙眼直視著墓碑。

  

  「──我想跟冷狐一起到他的世界。」

  

  他就知道!他就知道!他就……氣的開始用腳摧殘地上小草的冷狐突然愣了一下,抬頭看著劍心。

  

  「請原諒我不能陪著妳。」劍心緩緩地低下頭,頭頂直對著墓碑。「薰,對不起。」

  

  冷狐聽劍心這麼說著,站正了身體。

  

  一陣薰風輕輕地吹過葉子間,沙沙做響,像是嘆息一樣,幽幽地,卻很溫柔。

  

  被風帶起的髮梢,輕柔地撫過他的臉,微涼著,像是薰的手。

  

  「……謝謝妳。」劍心閉眼,衷心地說,雙手扶著膝蓋,站了起來,然後再睜開時,眼裡寫滿著的,是無法動搖的堅持。

  

  「走了,回去吧。」走過冷狐身邊時,劍心這麼說著:「我們一起回去,你生長的那個世界。」瀟灑的紅色背影走著,襯著一地楓紅與落下的夕陽,很像是黃昏下獨行的滄桑俠客。

  

  那樣的背影,讓人迷醉。

  

  冷狐跟著劍心走了兩步,突然回過頭看著薰的墓。

  

  薔薇色的唇瓣開闔了開,說著的話語,被風掩埋,除了風以外,只有他知道。

  

  「冷狐?」劍心在那邊喚著,冷狐看了薰的墓一眼,笑了,轉身邁開腳步追上。

  

  那是一段不短的距離,可是冷狐追了上去,而劍心,在前頭等著。

  

  「你剛剛在幹什麼?」跟冷狐並肩走回道場,劍心隨口問著。

  

  「我在跟那女人說話。」連氣也不喘的冷狐心情愉快地回覆。

  

  他怎麼不知道冷狐什麼時候會……通靈了?「你跟薰說什麼?」

  

  「秘密。」

  

  冷狐神秘地笑著。

  

  

  

  

  

  

  

  

  ……妳叫薰?我不知道劍心有多愛妳,我只知道,對我來說,妳根本不存在;對劍心來說,妳已經死了。既然這樣,妳就不要再來打擾我們。

  

  我答應妳,劍心會幸福,我會給他幸福。

  

  我會一直陪著他,不管用什麼方式,即使要將我變成生化人也無所謂,我會跟他永遠在一起。

  

  所以,請妳把劍心讓給我。

  

  

  

  

  那時冷狐的話語消失在風中,只有他自己跟風……或許,薰也知道,也不一定。

  

  兩抹身影並著肩走在一起,期間伴隨著的,是此起彼落的笑鬧。

  

  影子拖的長長的,緊緊靠在一起,他們,會幸福吧?

  

  薰風徐徐地吹著,在這片橘紅色的夏空下,替他們見證著,那雙緊緊握在一起不分開的手。

  

  一定,會幸福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ohlue 的頭像
mohlue

七心蘭 - 星月的砂海

mohlu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