仔細想想,才發現。

  其實從頭到尾,我最大的敵人,並不是其他玩家,也不是魔物。

  而是我自己……

  失去了,相信的勇氣。

  

  ※

  

  海浪輕輕拍打著沙岸,浪潮的聲音隨著海水的味道一起傳來,脫掉了鞋子的腳踩在海水裡面,感覺到的,是細沙刺在腳下的麻癢,以及海水的沁涼。

  這已經不僅僅只是一個遊戲,而是另一種真實。

  抬頭看著天空,雖然明明知道那只是假造的,但是刺眼的陽光,仍舊讓我忍不住閉上了眼。

  閉上雙眼,用耳朵去聆聽海潮,然後感受著當海風吹撫而過時,那種細緻的感覺。

  某種澎湃的感情促使著我伸出了雙手,在虛空中,十指舞動了起來。

  這個地方應該是Do的音,而這裡是Si,然後這裡是Mi……

  輕輕的哼著,和著音,與這片美麗的海洋一起譜著曲。

  時而輕快,時而沉緩,時而狂暴激昂,然後再漸漸的、漸漸的回歸平靜。所有的聲音都轉化成了音符,自然而然的在腦海中出現跳躍,我就是譜,用所有感受紀錄著音符,寫著曲子。

  當最後一個音符落下時,我聽到了掌聲。

  帶著鈴音般笑聲,充滿了讚賞的掌聲。

  睜開眼睛看去,有那麼一瞬間,我以為自己看到了火焰的精靈。

  火紅色的長髮蜿蜒在地,穿著以黑色為主,夾綴著些許白色的輕甲,以及與頭髮同色的火紅短裙,她就那樣坐在離我不遠的沙灘上,一手撐著下顎,笑笑的看著我,在發現我驚訝的看向她時,還熱情地朝我招了招手。

  「嗨,你好,我是黃泉鎖鍊,你被我嚇到了嗎?啊哈哈,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嚇到你的。」她抓了抓頭,笑笑的說著。

  看清楚了她的樣子後,我將原先「火焰的精靈」這個念頭悄悄從腦海中抹去。那是一時的誤認而已,我很清楚眼前的女孩子跟我一樣,只是個玩家而已。

  而且,還是個相當爽朗的女孩子。

  我的確是被她嚇到了,可是直接對女孩子說這種話似乎不太好?而且她也道歉了……猶豫了一下該怎麼回答,最後,我還是只能禮貌性的朝她點了點頭。「嗯……妳好,我是北宮夜雪。」

  「你剛剛哼的曲子很好聽,那是你自己做的?有名字嗎?看你剛剛手指一直在動,你會彈鋼琴?」

  這個問題,遠比之前的問題要好回答上許多。於是我端了端坐姿,面向著她,認真的回答著她的問題。

  「剛剛的曲子的確是我做的沒有錯,因為這裡的景象很漂亮,而海潮的聲音搭配起來又很棒……感覺對了,曲子就自然出來了;要說是我自己做的,好像有些不對,如果不是因為大海的搭配,我也沒有辦法作出那麼棒的曲子來,所以應該要說這首曲子是我跟大海共同作出的才對。而名字……並不一定什麼東西都必須冠上名字才代表存在吧?我沒有打算刻意為這首曲子附上什麼名稱。至於鋼琴……不能說是很會,但我確實會彈。」

  黃泉鎖鍊看著我,像是在思考什麼,然後突然用力的點了點頭。

  「吶,北宮,從剛剛我就在想,猜了很久,其實你的職業是吟遊詩人吧?」

  想了很久?猜了很久?為什麼要猜那種東西啊……不過,我的確是吟遊詩人沒錯。

  不拿魯特琴,而是帶著鋼琴行走的吟遊詩人。

  「啊哈,我就知道自己沒有猜錯!會說出這種話的,果然是吟遊詩人。」她開心的彈了彈指,帶著一抹期待的,看向了我。「給新認識的朋友,北宮夜雪,請問我有那個榮幸,聽聽你用樂器重新演奏一次剛剛的曲子嗎?」

  兩手撐著下顎看著我,她又笑了,雖然我不知道什麼事情讓她這麼開心,但是她的喜悅,確實感染到了我。

  於是我,也跟著輕輕的,笑了起來。

  「……嗯,好啊。」

  

  ※

  

  接下來……彷彿變成一種習慣一樣,不論是我上線,或者是黃泉鎖鍊上線,兩個人做的第一件事情,一定都是先用密頻聯絡對方。

  如果她在線上,我們就會約定在某個地方碰面,然後一起去解任務、一起去打怪,一起去沒去過的地圖探險;如果她不在線上,那麼我就一邊解著任務,蒐集著製作樂器的琴鍵,然後,在想她的時候,看著美麗的星空,寫下一首又一首的曲子,等待她上線的時候,演奏給她聽。

  她總是不吝嗇於給予掌聲,也不吝嗇於給我她的笑容。

  可是只有我清楚,我想要的,漸漸,無法滿足於她所給我的那些了。

  兩個人對彼此的稱呼,隨著相熟的程度,慢慢的,有了某種不言喻的變化。從稱呼彼此為「北宮、黃泉」,到後來的「小夜、小泉」,甚至直到現在的直稱對方為「夜、泉」,其中心情上,心境上的轉變,只有我自己最清楚。

  誰也沒有明白說開,但是彼此都懂,這是我跟泉的默契。

  這是我們的默契。

  坐在和泉約定好碰面的旅館二樓,我靠著窗,有些懶洋洋地看著下頭來來往往的人們,等著泉過來與我碰面,然後決定今天兩個人要一起到哪裡玩。

  結果先等到的,不是泉,而是曾經組過一兩次隊、幫助過幾次,其實也說不上熟的朋友。

  「咦,北宮夜雪,你今天沒有跟黃泉鎖鍊在一起啊?」有著熊族特色,身型魁壯的獸族玩家拍了拍我,友善地朝我笑了笑。「對了,我看到新的魔王功勳榜了,恭喜你成為五大王者之一,有什麼話想說嗎?」

  「嗯……泉說她現在有事情,等下才會過來。」我幫他拉開了椅子,歡迎這位友善的朋友坐下。「我能成為五大王者,也是靠大家、還有泉的幫忙,這份榮譽並不是只屬於我,而是屬於大家的。」

  微微笑著,我這麼回答著。

  溫柔的、恰到好處的笑著,不會給予任何人壓力,也不至於會讓人覺得軟弱好欺負,一切都像是經過計算一樣,剛剛好,很符合「北宮夜雪」應該要給人的感覺的笑容。

  清楚自己的個人魅力在哪裡,然後有效的利用自己手邊的資源作為戰力,建立自己在遊戲中的人脈,然後一點一點的擴展、部署,堡壘般的逐步細分下去,認識許多的人,建立同盟圈,吸引著和自己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成長。

  對我來說,這也是遊戲中極為重要的一環。

  我無法忍受玩一個遊戲,就只是為了等級、裝備、以及空虛盲目的名聲而已,那樣的遊戲,未免也太空虛,而且太過寂寞。

  聽到了我的回答,那名玩家在濃密的褐色獸毛後,臉色似乎有些怪怪的。

  ──有種欲言又止的感覺。

  「怎麼了嗎?」

  「唔,那個……」他的表情像是在猶豫著什麼。「唉,我真的不知道該不該跟你講比較好……」

  「你想說什麼?沒關係,你就直接說啊。」他遲疑的樣子引起了我的好奇,我開始勸著他鬆口,勸他將他所猶豫的話說出來。

  ──即使在知道之後,我由衷地,情願他什麼都沒有說過。

  「你真的想知道嗎?那……好吧,我跟你說。」像是怕什麼人聽到般,他先仔細地看了四周,確認沒有任何人注意到這邊後,才轉過頭來,一臉凝重的看著我。

  只是說句話而已,有必要這麼慎重的樣子嗎?我不由得感到想笑。

  「北宮夜雪,你知道其他的玩家都是怎麼看你跟黃泉鎖鍊的嗎?」

  其他的玩家是怎麼看我跟泉的?我愣了一愣,然後,有些不自在的、羞澀的笑了笑。「嗯……大概知道。」

  雖然我們兩個什麼都沒有表示,但在不少好事的玩家口耳相傳下,時常走的相近,又總是有說有笑,比任何人都要來的有默契、以及融洽的我們,即使沒有實質上的身分名義,兩個人的關係,也差不多相當於情侶了。

  即使誰也不曾向對方說出過那句話,但我相信泉的心意和我是一樣的。

  只要想著那個火焰般的爽朗女性,心裡的某個部分就會變的特別的柔軟,只要想到她的笑容,就會讓我忍不住,想要跟著笑出來。不是平時那種對誰都一樣,禮貌性的笑容,而是只因為她的,專屬於她的微笑。

  我想,也許是因為想到了黃泉鎖鍊的我,正笑的一臉幸福的樣子吧。所以,坐在我對面的他,臉色才會那麼的凝重。

  「那麼,北宮,你知道嗎?關於……」他抿了抿唇,渾厚的聲音刻意壓了低,在這麼近的距離下傳進耳中,有種嗡嗡的不適感。「關於你當上五大王者這件事情,其實有很多的玩家感到不以為然,他們一致認為你沒有資格當上五大王者。」

  「別人要怎麼看都隨便他們,我只要做好自己就夠了,不需要特地為了他們的閒話說些什麼,實際的行動是最好的證明。」原來是因為這種事情,我無奈的笑著擺了擺手,要他別太在意。

  不論是什麼遊戲都會有這樣的人存在,被等級、名聲給矇混了眼,將那些虛身之外的東西看的太重而走入邪道,眼紅別人的成功,所以總在背後偷偷的放風聲,端出一副他們其實只是不屑要那個位置的模樣,用差勁惡劣的言語去打擊別人的玩家。

  對於那樣的玩家,我一向不想多作什麼反應。反正只要自己能夠堅持的住,其他的玩家是有眼睛的,什麼才是正確的,大家自己會作選擇。

  看他擺在桌上緊握的手因為憤怒而微微顫抖著,我笑了拍了拍他的肩,要他別那麼在意。

  而他,則是一臉無法置信的看著我。

  「北宮──為什麼你可以一臉無所謂的樣子?你知道他們是怎麼說的嗎?」他推開了椅子站起來,熊族特有的高大身材一下就掩去旅館微弱的燈光,將坐在窗邊的我籠罩在他的影子下。「那些人都在說,你是靠黃泉鎖鍊才有辦法爬上五大王者這個位置的,如果不是因為黃泉鎖鍊,你根本什麼也不是!」

  背對著光源,我看不清楚,陰影下他現在是什麼樣的表情,卻聽見了他粗啞聲音中,滿滿的憤慨不平。

  「大家都在笑你,說沒有任何攻擊能力的你,只是靠著黃泉鎖鍊的保護以及從旁協助,才有辦法打倒那麼多的BOSS;你跟黃泉鎖鍊雖然是情侶,但負責保護對方的,卻永遠只有黃泉鎖鍊而已。甚至,部分愛慕著黃泉鎖鍊的玩家更說──」他梗了梗,深深地吸了口氣,沉重地、說著:「──連保護自己心愛的女人都無能為力,你拿什麼來愛她?」

  有種……某樣一直被刻意遺忘的東西被挖出來曝曬鞭打的感覺,我只能啞口看著他,無言。

  腦中習慣性地,飛快地轉著,找尋著合宜的、不失禮的答案準備回答他。但微微開了口,才發現自己什麼也說不出來。

  相對於他的憤怒,我不知道現在的我,該用什麼樣的表情、什麼樣的態度、什麼樣的話去回覆他。

  空白。

  就只有空白而已。

  「……我要說的就只有這樣而已,北宮,我不希望你想太多,但是你最好明白一下,黃泉鎖鍊的想法到底是什麼。」抹了抹臉,他像疲軟的皮球一樣,高大的身影突然萎靡了起來,有氣無力地跟我說著。

  我突然有些不明白,明明是我跟泉的事情,為什麼身為一個局外人的他,卻表現的比身為當事人的我更加激動?

  我連像他那樣激動都沒辦法,他的話,逐字逐句地抽去了我所有的力氣,我只能緩緩扯起嘴角,用自己聽了都覺得虛弱的聲音,強忍著堅穩的說著:「……我知道了。」

  當他離去之後,我茫然地看著窗外淡紫中帶點微橘的美麗天色。

  像是某種一直以為不可能發生的事情被推翻一樣,我害怕了起來。

  因為我──沒有能力,可以保護我心愛的女人。

  遊戲中,太陽即將落下,看著逐漸點上燈火的城市,我打開了密語,將指定對象設為泉以後,微微顫抖的,喂了一聲。

  『夜?你怎麼了?你的聲音聽起來簡直像得了重感冒,你還好吧?剛上的時候不是還好好的嗎?沒事吧?』泉那總是充滿活力的聲音傳回來,有些緊張,帶著擔憂,卻給了我一些些、堅強的勇氣。

  我低低地笑著,雖然那聲音聽起來,有些像是在哭。

  『夜?你到底怎麼了?夜?回答我,你怎麼了?』

  『沒事……只是,突然很想妳。』剛才的熊族玩家所說的話一直繚繞在心上,有些不安地,我問著泉:『泉,妳會認為什麼都沒有辦法獨自做到的我很沒用嗎?老是需要妳的保護,妳會覺得不耐煩嗎?』

  『不會啊,夜有夜了不起的地方,而且我也不會認為我保護你有什麼不對的啊。我比較強,保護你是很正常的事情。』泉理所當然的,說著我本來也不認為哪裡不對的話。『怎麼了嗎?是不是有誰跟你說了什麼奇怪的話?別管別人說什麼啦!你知道,自從你登上排行榜後,就多了很多無聊的人喜歡打擊你……』

  『嗯,我知道。』輕輕的應了聲。我知道,我真的知道。

  可是,我卻無法自己的,為了正視到自己沒有足夠的能力保護自己心愛的女人而感到深深的自我厭惡。我想保護泉,我想站在她的前面,為她阻擋魔物,而不是只能永遠在她的身後,看著她保護自己的背影。

  這樣的想法,隨著每一次呼吸的逐漸加重而越來越肯定,最後,我開口問泉所在的位置,我想去找她。我想見她。

  『呃……你要過來?不太方便吧……』聽到我要去找她,泉的聲音聽起來相當的為難。『我正在單吃BOSS……』

  ……

  『夜?怎麼突然不回話了?』

  『……沒事,只是突然覺得有點累了。』我想,一定是我身體的哪裡壞掉了,所以我才會在心被某種情緒充滿,難過到眼淚都快掉下來的情況下,還能用著平穩的聲音這麼回覆著泉。『妳打完王後,別到旅館這來找我了,我想先下線休息。』

  『好,要好好休息喔。』

  『嗯。』

  最後的回覆送出後,夜色整個暗下,看著入夜後美麗依舊的世界,帶著無法言喻的疲累,我趴在窗柩上,無聲的哭了起來。

  遊戲中的人物,沒有眼淚。所以即使哭泣,也僅僅只是斷斷續續的抽氣聲而已。雖然說很多時候,沒有眼淚的哭泣,遠比有眼淚的哭泣,來的更讓人感覺疼痛。

  旅館中來來往往的人很多,或許我該慶幸的是,在這個偏僻的靠窗角落,誰也不會注意到我,也不會發現我的難過,所以我可以稍稍放心的,不顧忌的無聲啜泣。

  我就這樣,在那間小小的旅館,一直待到被強制下線為止。

  

  ※

  

  兩個人之間,一旦有一方開始了不安與猜忌,那麼一切就會開始陷入一種……危險的平衡之中。

  我想告訴自己不要去在乎,不論我和泉之中保護對方的是誰,都不會影響到我們之間的關係。但那天的那一番話,卻像長了根的種子,在我的心中越紮越深。

  強大的信念,開始動搖著。我越來……越感到不安。

  為了我和她之間的差距。

  不知道是不是我自己想太多,總覺得,自從我成為了五大王者之後,能和泉碰面的機會,似乎越來越少。曲子做了一首又一首,一張張的琴譜幾乎將我原本幾乎沒什麼道具的倉庫塞滿,可是會聽的,卻只剩下我。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泉的時間被挑戰BOSS、任務、組隊挑戰給佔滿,就連抽出那麼十分鐘的時間聽我演奏一曲也沒有辦法,我所能得到的,只有上線時她的一句「早安」,以及下線時的一句「我先下了,你也別玩太晚」而已。

  於是我開始不再寫曲。

  因為失去了願意聆聽的人的關係。

  獨自坐在有著噴泉的水池旁,看著腳前啄食著飼料的白鴿,我沉默的,寫著手中的信。

  來來往往的玩家很多,坐在這個位置,可以聽到很多很多的傳聞。

  其中包括了北宮夜雪不再挑戰任何BOSS,即將從五大王者的位置上被除名,以及本來就在排行榜上有名的黃泉鎖鍊最近功勳疾躍,逐漸有逼向五大王者位置的氣勢。

  甚至,還有了黃泉鎖鍊厭倦了總是得保護、並且將所有的功勳都給北宮夜雪,所以決定慧劍斷情,斷絕兩人往來的傳聞。

  玩家多了,什麼樣的傳聞都會有,而各式各樣的傳聞中,最讓人感興趣的,還是八卦。尤其是關於感情的。

  我已經……不想再多說什麼了。很多的事情,在心中已經有了一個定衡,我什麼都不想再多說了。

  已經,連解釋的力氣都沒有了。

  手中的羽毛筆輕輕的在紙上寫出了一個又一個的字,也許是因為已經作出決定的關係,我現在的心情相當的輕鬆。

  雖然,也相當的疼痛。

  趁著出團前約好的泉已經走近了水池這,身邊跟著幾個隊友,除了兩名女性魔法師以外,其他幾乎都是男性玩家。其中幾張臉孔有些眼熟,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那些人都是對她有好感,想追求她的玩家。

  一邊聊著天一邊朝這裡走來,他們有說有笑的,感覺很開心,所以我也微微的牽起了笑容。

  ──純粹禮貌性的那種。

  「啊,夜你在這呀,不好意思,等很久了嗎?」注意到我坐在一邊後,泉揮手快步朝著這裡走了過來,臉上帶著燦爛的笑容。她身後的隊友,則有些是帶著看好戲的表情。

  而我只是笑著,微微笑著。

  然後搖了搖頭。

  「你有什麼事情要跟我說嗎?怎麼特地把我叫到這裡來?」泉疑惑的問著,火紅色的長髮隨著她偏頭的動作擺動著,有種嫵媚的感覺,讓我忍不住,再深深看了一眼。

  深呼吸,我將視線轉到了她的身後,那些看起來似乎有些不滿為何他們要把時間浪費在跟我在這耗的隊友們身上。「你們等下要出團?」

  「嗯,我們要一起去挑戰萬里長龍。」泉點了點頭,在聽到隊友們開始發出抱怨的牢騷時皺眉回頭瞪了他們一眼。

  「我可以一起去嗎?」

  我這麼問著,而泉露出了相當為難的表情。

  雖然只有一瞬間。

  「不太好吧?我現在還沒有辦法一邊迎戰萬里長龍一邊保護你……夜,下次好不好?等到我有能力保護你之後,我們再一起去好不好?」後面的隊友中,有人發出了訕笑聲,泉又回過頭瞪了他們一眼。「對了,夜,等一下我回來後,你再彈曲子給我聽,好不好?我好久沒有聽到夜的琴聲了……」

  泉軟軟的說著,美麗的臉龐小心翼翼地看著我,帶著一點點的愧疚,像是怕我會生氣一樣。

  可是……

  「沒有必要了。」我搖了搖頭,將寫好的信件送出,收起羽毛筆,站了起來。「泉,我今天找妳過來一趟,主要是想告訴妳一件事情。」

  「夜?」

  「我不玩了。」終於將這些天來所作的決定說出,我承認自己確實鬆了一口氣。

  「為什麼……」泉看著我,臉上寫著錯愕,就連她身後本來一臉訕笑的隊友們也都露出了驚訝的表情。

  即使再怎麼沒用,好歹也是遊戲中響鐺鐺的五大王者之一,明明已經擁有了很多人一直努力卻永遠達不到的名聲,擁有了許許多多的朋友,甚至還擁有一個會讓所有人都嫉妒的對象。在別人眼中,我擁有了許多讓人羨慕的條件,這樣的我卻突然決定不玩了,也難怪他們會驚訝……是嗎?

  我只能苦笑而已。

  「妳知道嗎?這些日子以來,我想了很久,想妳、想自己、也想很多事情。仔細想想,才發現,其實從頭到尾,我最大的敵人,並不是其他玩家,也不是魔物,而是我自己……失去了,相信的勇氣。」輕輕的,我這麼跟她說著,我不希望她認為我在生氣或者自己鑽牛角尖。

  我是想了很久,才作出這決定的。

  要說偏激或者極端都好,我無法強迫自己去接受一樣對我來說已經有汙點的事物。至少在我看開之前,在我能夠釋懷之前,我沒有辦法。與其繼續這麼下去,看著自己被不安及嫉妒啃食,我情願在我還能夠保有理智之前選擇離開。

  沒有辦法保護她,至少,我不想傷害她。

  泉看著我,試著張了口幾次,卻都說不出話來,又急又氣的,一臉快哭出來的樣子。

  ──她真的不適合這種表情。

  她的臉上,只適合爽朗的微笑而已,那種像是迷了路,一臉茫然快哭出來的表情,真的不適合她。

  我嘆了口氣,最後一次也是第一次抱住了她,按著她的頭,在她的耳邊,以我所能最溫柔的聲音,跟她約定著。

  「對不起,我沒有辦法保護妳,總是要妳拿著劍,在前面為我披荊斬棘。失去了相信勇氣的我,如果繼續待在妳身邊的話,總有一天我會因為自己而傷害到妳,那不是我想看見的情形,所以我選擇離開。可是我跟妳約定,等到我認為,我有了足以保護妳的能力……不論那是什麼能力的時候,我一定會回來,然後繼續為妳彈奏樂曲,只要妳還願意聽的話。」

  「夜是笨蛋。我怎麼可能不想聽啊。」泉哽咽的說著,清脆的聲音在我的耳邊小小聲的響起,有種微癢的感覺。「我怎麼知道到時候要去哪裡找你啊……如果你回來了,結果我們卻找不到彼此有什麼用。」

  「那麼,我們就多做一個約定。」看著遠方天際上,一名乘坐在寵物身上飛過的玩家,我沉默了一下,然後推開了泉,看著她有些微紅的眼。「妳要成為五大王者,一直在那個排行榜內,那麼,當我回來的時候,就會知道要去哪裡找妳。」

  泉訝異的看著我,然後,吸了吸微紅的鼻,做出了捲袖子的動作。

  「好,就這麼約定了。如果你沒有回來的話,那麼我一定會找你算帳!」

  像是恢復精神一樣,泉拍了拍自己的臉,沒有再看我,而是直接轉過了身,對著後面那群已經呆掉的隊友揮舞著拳頭。

  「還杵著作什麼,走了走了,去打萬里長龍了!距離進入五大王者的位置,我還有最少七十個魔王要打啊!」

  她元氣滿滿的說著,雖然我知道,那只是強撐出來的而已。

  可是,我還是笑了。

  因為我喜歡的,就是這個不論發生了什麼事情,都能很快恢復精神的黃泉鎖鍊。

  算了算時間,剛剛寄出去宣佈我不玩的消息的信件也差不多都寄到朋友的手上了,為了避免被慰留炮轟擊到,我該下線了……登出前再看了最後一眼,遠遠的,還是能夠聽到的泉揮高拳頭的呼喊聲。

  我相信她會難過,但不會太久,她會很快的振作起來,然後化悲憤為力量,為了我們的約定而努力。

  

  

  ──等我有能力保護妳後,我一定會回來,所以,請妳等我。

  ──成為五大王者吧。那樣一來,我就會知道,該怎麼找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ohlue 的頭像
mohlue

七心蘭 - 星月的砂海

mohlu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