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誰?」

  「我是摩卡。」

  「摩卡?」

  

  「……我是,米哲瑞。」

  

  

  ……

  ………………

  

  滴滴答答,那是水滴滴落在地面上的聲音。

  空蕩陰冷的牢房裡,迴盪著龍皇那有些低沉的笑聲,挾著一點得意,挾著一點,得逞。

  「沒想到,你也會有這一天?我猜想,你一定一直以為,我抓不到你吧?」龍皇輕輕笑著,伸出了手,扯著那一頭披散的金髮,毫不留情地將跪在地上的米哲瑞拉起。

  被迫抬起頭的米哲瑞,虛弱地扯了扯乾裂的唇。

  「再高興、也沒、多久,利、奧拉、應該、已經被、帶走了、吧?呵、呵呵……」他笑著,乾澀而破裂的。

  那雙湛藍的眼中,還有著名為希望的光輝,閃爍著。

  被說中痛處的龍皇語結,沉下了臉,反手拿過一旁的刑具,試手般地甩了兩下。

  浸水過的帶刺鞭子打在地板上,發出了光是用聽,都要叫人白了臉色的破空聲。

  米哲瑞卻只是笑著,雖然冷汗已從他的頭上滑落。

  龍皇高舉起手,準備將鞭子揮下時,一個惡劣的念頭突然閃過了他的腦中。

  他笑了,有些邪惡的。

  「你、笑什麼?」看著龍皇突然繞著自己踱起步來,米哲瑞突然興起了一種……不安的感覺。

  他曾看過未來,他會出現在一個莫名其妙的地方,看著利奧拉等人對上龍皇……

  那是未來。

  既然有所謂的「未來」,他就不可能會死在這裡。

  那麼他在怕什麼?他在不安什麼?

  米哲瑞看著龍皇,臉上的笑還是掛著,只是,那笑,笑的越來越勉強、越來越笑不出來罷了。

  「你還笑的出來?難道你以為有人會來救你嗎?你以為……摩卡會來救你?」龍皇以鞭子抬起他的下顎,口氣似乎有些訝異,「啊,你不會是真的以為摩卡會來救你吧?」優美的唇形,彎成了不懷好意的角度。

  「原來你還不知道,摩卡已經死了?」

  米哲瑞瞪大了眼。

  「你、你說什麼?!」米哲瑞想自地上跳起來掐住龍皇的頸子,可是緊緊綁著他四肢的鐵鍊,只是發出了刺耳的敲撞聲,一動也不動地,讓他只能伸長了頸子對著龍皇咆哮著。「你說什麼──」

  不可能!不可能!那個總是淺淺笑著的人、那個總是以無私溫柔對待著身邊所有人的人、那個,會為了未來而猶豫該不該說的人──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會……

  「摩卡的死訊早已發布全國,舉國哀傷,連著辦了三天的祭禮;今早,我才親眼看著他下葬呢……真可憐,你連他最後一面都見不到。」龍皇雙手負在背後,踏著步,臉上的笑有些飄邈。

  「很驚訝嗎?我知道時的反應,也跟你差不多。誰會想過他也有真正死亡的那一天呢……」他的表情笑著,可是那雙冷銳的眼,卻因為悲傷而顯的有些朦朧。

  那是不屬於龍皇的、卡菲的眼神。

  有時,他會露出像現在這種,既像卡菲、也像龍皇的表情。

  「龍皇……」米哲瑞咬著唇,用一種很可怕的眼神瞪著龍皇。

  海藍色的眼充著血,殷紅著。

  龍皇看著米哲瑞因恨意而有些扭曲的臉,突然,有些憐憫他。

  這麼些年來,摩卡跟米哲瑞兩人之間的互動,或多或少他也看在眼裡,就像摩卡最顧慮的人是米哲瑞一樣,對米哲瑞來說,這世上也許沒有任何一個人,比摩卡更重要。

  摩卡死前,解救了利奧拉,可是米哲瑞呢?

  米哲瑞呢?

  「……我會、殺了你……我要、殺了你……」停止掙扎的米哲瑞鬆開了口,抖著唇這麼說著,批散的金髮後,那雙殷紅的藍眼,流出了殷紅的淚。

  當悲傷過了頭時,人沒有淚可流。

  可是,還有血。

  有血可流。

  「一定,殺了你──」

  如果不是他將自己給關在這個封印魔法的地方,他就不會離開摩卡的身邊,摩卡就不會……

  「米哲瑞──」

  記憶中,那個有著溫和笑容的男人噙著笑,軟軟地喚著自己,蜿蜒及地的黑色長髮,因為他在地上擺放的顏料太多,而沾上了各種不同的色彩。

  「……答應我,不管將來發生了什麼事情,請以保護自己為優先。」

  開始痛恨起,被抓住、沒用的自己。

  血紅的淚滴落在冰冷的地面上,綻開了一朵又一朵的血花,米哲瑞的臉上沒有任何的表情,死寂著。

  有點像是,那個冷漠一如機器的銀月。

  「……如果想殺我,就儘管來吧。」龍皇說著,卻停在了米哲瑞的背後。

  不知道為什麼,他有種不想看到那種眼睛的感覺。

  那種,完全沒有人類該有情緒的眼睛。

  如果是現在的米哲瑞,應該可以──……

  他揮動了手中的鞭子,劃空而去,將用來鎖住米哲瑞、能暫時消除魔力的鐵鍊給打了斷。

  失去了綁住四肢的鐵鍊禁錮,米哲瑞軟倒在地上,一動也不動的,像是沒有靈魂的泥偶娃娃,攤在那兒。

  「……為什麼、要放我。」

  是啊,為什麼要救這個發誓要殺了自己的人呢?

  龍皇苦笑。「我答應了摩卡,不殺你。」

  「──你得答應我,不管我說的預言是什麼,你都不會因為怒氣而斬殺米哲瑞……和我。」

  對明明自己的命都已經繫在弦上,卻還是掛念著被他活抓的米哲瑞的摩卡,他怎麼能不顧承諾殺了米哲瑞呢?即使他知道,也許對米哲瑞來說,就這麼陪著摩卡死去,也許他會比較幸福也不一定。

  「……」背對著龍皇,趴倒在地上的米哲瑞沉默。

  「除了預言以外,摩卡的遺言中,有一句是要我答應,不論他的預言能不能令我滿意,我都必須保證,我不會因怒氣而將你斬殺。」

  「你該感到感激,如果不是摩卡救了你,你絕對無法活到現在。」

  將手中的鞭子隨手丟至黑暗中,龍皇轉了腳步,準備走出牢房。

  他還有很多的事情要處理,例如……找出那群人的藏身處,還有將銀月給抓回來。他沒有太多的時間浪費在米哲瑞的身上,也不再必要、將他的時間浪費在他的身上。

  因為,現在的米哲瑞,在精神上已經形同廢人了。

  「殺了摩卡的、是誰?」冷不防地,米哲瑞突然問了。

  雙手按在門上,龍皇的腳步微頓,卻只是頓了一下。

  「……銀月。」他說,然後堅決而穩定,名喚野心的腳步又邁開,留下米哲瑞一個人,以及絕望。

  厚重的門闔上,沉後的風壓將微弱的燭火熄滅。

  黑暗中,米哲瑞緩緩地撐起了身子,沒有表情的臉上,吐出了兩個字:

  「銀月。」

  多麼、可笑而悲哀啊?結果殺了摩卡的,是利奧拉嗎?被自己的弟弟殺了,摩卡是怎麼想的?當利奧拉攻擊他的那一瞬間,他痛嗎?很痛嗎?

  ……他早該殺了利奧拉的。他不該幫助利奧拉的。摩卡……

  米哲瑞抬著頭,將眼閉起,讓淚順著臉頰滑落。隱隱約約間,彷彿又看到,摩卡那溫柔的笑容。

  彷彿又回到,百年以前,那初次見面時,那種在無助與放棄之餘,終於找到了一絲希望的感覺。

  你會希望我為你報仇嗎?呵,一定不會吧。因為你就是這樣的人,會猶豫在說與不說之間,想試著找出所有人都能一起活下來的方法的人。

  可是我……

  

  「你是誰?」

  「我是摩卡。」

  「……摩卡?」

  

  ……

  …………

  睜眼,海藍色的眼中,再沒有任何的猶豫。

  米哲瑞伸出一手,發出了強力的重力魔法,將那扇厚重的門給毀去。

  一室的塵煙中,他看著那通往外面、唯一的光明,喃喃自語著:

  「利奧拉,你最好能給我一個,不殺的原因。」

  

  「不然,我會殺了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ohlue 的頭像
mohlue

七心蘭 - 星月的砂海

mohlu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