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所有人都用那種帶著笑的眼神看我也沒用。

  我才不會像笨蛋一樣露出靦腆的笑容,

  也不會說出那種「討厭啦我只是突然想笑而已我才沒有覺得很高興噢」的蠢話。

  本大爺可是嘴壞人更壞的麥克斯明‧里伯克列,

  才不是那群渾蛋口中什麼口嫌體正直的傲嬌眼鏡小子。

  要說傲嬌的話,那也是指噬魂那傢伙吧?

  每次都「嗯哼哼哼哇哈哈哈喔呵呵呵」的把我說成廢才,

  不過實際上每次還不是忍不住出手幫助我這個廢才?

  誰能比它更傲嬌更口嫌體正直啊?

  不要再搞錯了,你們這些渾蛋!

  還有該死的噬魂,少每次都拿要控制我來威脅,我不會怕你的!

  小心我把你拿去回收場丟掉!

  

  ……對不起,我說錯了。口嫌體正直的那個是我才對,噬魂大人對不起。

  

  

  ※

  

  

  六月七日。

  一個麻煩的日子。

  麥克斯明看了手中的懷錶一眼,啐了聲後加快了步行的速度。

  溫柔的風突然從身後吹過,環繞在麥克斯明的身邊,減輕他奔跑時所耗費的體力與負擔,但同時,風裡卻也傳來了像是輕笑的聲音,讓他忍不住翻了翻白眼。

  反了,竟然連位居於風裡的精靈都學會怎麼嘲笑他,真是反了。

  也不想想打昨晚到今早,他之所以到處東躲西藏把自己弄得這麼狼狽不堪,還不是為了甩開某群卯起來跟蝗蟲沒兩樣的傢伙們;好不容易才找到機會潛回那維克了,他得趁著那群傢伙還沒發現他之前逃回他的秘密基地才會呼喚她──

  「耶耶!蒂琪愛兒抓到麥克斯明了唷!」才這麼想而已,某隻有著一頭金色長髮,還有燦爛到他每每想「呼」下去的笑容的少女,蒂琪愛兒突然出現在他的身後,還在他正急速奔跑的時候伸手抓住了他的大衣害他直接摔倒。

  而那個始作俑者,竟然還可以蹲下來用手指戳他的臉,一臉無辜又無害的說著「麥克斯明你怎麼跌倒了」這種屁話!

  「如果不是妳突然拉住我的衣服,我會摔倒嗎?吭?!」麥克斯明攤在地上,表情因為劇烈的疼痛而猙獰著。

  「喔……嘻嘻,我還以為你是喜歡躺在地板上呢。」蒂琪愛兒天真的問著。「麥克斯明,躺在地上很好玩嗎?」

  ……冷靜。麥克斯明‧里伯克列,你要冷靜。要擰斷這個死丫頭的脖子是很容易,但是接著會換死丫頭後面那個死老太婆擰斷他的脖子!用力的作了幾個深呼吸後,麥克斯明才從牙縫中擠出了「一點也不」四個字。

  拉著長長的尾音,蒂琪愛兒「哦」了一聲後,從道具袋中掏出了外觀漆黑的對講機。

  「……死丫頭,妳想幹嘛?」那看起來整個很黑的笑容是什麼意思?麥克斯明嚥了嚥口水,慢慢地坐起了身子。

  總覺得,非常不安。

  蒂琪愛兒甜美的笑著,將對講機靠近嘴旁……

  「報告,這邊是『釀了你喔』小隊的蒂琪愛兒,聽到請回答,OVER。」

  麥克斯明瞪大了眼,有那麼一瞬間,腦袋竟然是一片空白。

  『……有什麼事情?』即使因收訊問題而有些沙啞聲,低沉柔軟的女聲,仍舊緩緩地從對講機中傳了出來。

  「蕾依~妳這樣不行啦,妳要說妳是『釀了你喔』小隊的蕾依,還有OVER啦。」蒂琪愛兒一邊說著,一邊用眼角瞟了瞟眼睛瞪到像會掉出來的麥克斯明,笑瞇了眼。

  從對講機那邊完全無聲的反應來判斷,不論是對方還是這裡,笑的出來的好像都只有這個實際上很黑的陽光少女。

  麥克斯明很認真的認為,他眼前的少女,蒂琪愛兒其實是來自異星球的生物,所以,他才會常常認為他完全無法理解她的想法,甚至溝通上有很嚴重的絕對障礙存在。

  「蕾依不理我~嗚嗚。」假哭了兩聲,在麥克斯明眼中已經黑到比墨汁還黑的少女,突然語不驚人死不休地說了:「好吧,其實事情是這樣的,蒂琪愛兒在C據點發現了目標,目標目前有移動跡象,請求支援,OVER。」

  『……我馬上過去。』

  娘的咧,這整人的吧?這算什麼啊?這算什麼啊!

  即使根本沒聽懂蒂琪愛兒是在報告什麼又在OVER什麼,也不清楚什麼ABC據點的,不過,麥克斯明能打包票拿他爺爺的名聲來發誓,那段亂七八糟對話中的「目標」,指的百分之百是他,麥克斯明‧里伯克列大爺。而且如果他再不逃的話,他馬上就會知道什麼叫做圍剿的滋味。

  聰明如他,怎麼可能乖乖等人來宰?

  毫不猶豫的爬起身拔腿就跑,麥克斯明完全忽略了,當他逃跑的時候,身後的蒂琪愛兒微微勾起了一邊嘴角,露出了一個比剛才更黑上數倍,黑到讓人會忍不住開始抖的笑容。

  「報告,目標按計畫朝B據點前進,A計畫確定展開,OVER。」

  

  

  ※

  

  

  跑跑跑,努力跑。

  跑斷了腿也要為了逃難而跑。

  吭,他即使逃債跑路都沒有現在跑的這麼辛苦!

  努力想逃離的麥克斯明在轉入巷子轉角後停了下來,一面喘著氣看著是否有人跟上來,一面在心裡罵著。

  稍微等了好一會都沒看到蒂琪愛兒追上,鬆了口氣的麥克斯明準備轉出巷子時,地上的某個東西突然吸引了他的所有注意力。

  有著圓潤美麗的輕薄外表,以及可愛到無以附加的銀色色澤……不會錯的,不會錯的!這是他心愛的銀幣呀啊啊啊啊──只要看到錢瞳孔就會自然變成$形狀的麥克斯明二話不說地撲向了地上的銀幣。

  撿起來了一個,正用力拿臉皮去蹭的同時,他發現了地上其實有著同樣的第二、第三、第四個銀幣……維持著一定的距離,慢慢地往前延伸而去。

  「切,即使沒有大腦的人都知道這是陷阱,到底是誰設出來的?這種騙小孩的把戲也敢拿出來騙本大爺……」一邊拍著衣擺一邊站起來,本來打算以挖挖鼻孔抖抖腳來表示自己不屑的麥克斯明,在看仔細了前方一路延伸過去的東西後,不僅僅只是睜圓了眼睛而已,他吃驚的連下巴都快掉了。

  從單枚的銀幣、金幣,到一束的鈔票,接著是一小袋的金幣跟銀幣,以及整個閃爍著刺眼光芒的飾品……

  「媽媽,我的眼睛好痛。」不自覺喃出這句話的麥克斯明眼神已死,看著遠方燦爛耀眼的金包銀,五顏六色閃閃閃的,他決定作出一個,他絕對會用一輩子來後悔的決定。

  ──在用力的深呼吸後,從外套夾層中掏出一個反覆折了好幾次、攤開來大到即使裝屍體都有餘的皮袋負在背上,麥克斯明豪不顧慮毫無形容可言地貼在地面,為了快速地撿起地上的東西,手腳並用著,以像極了某種會讓人尖叫著打死的●●的姿勢跟速度前進著。

  「卑鄙!卑鄙!明明知道我抵抗不了的,太卑鄙了啊你們這些傢伙──」麥克斯明大聲抱怨著,手腳的動作卻毫不含糊,只要是麥克斯明經過的地方,路上絕對沒有任何殘存的東西存留。

  根據附近的居民表示,那一天,他們看到了●●妖怪在城鎮裡肆虐,並且發出了人類無法聽懂的恐怖吼聲,並且還拍了一張模糊到只看的見一個咖啡色影子一閃而過的照片提供給〈那維克日報〉的記者,事後得到了來自灰之影組織的慰問以及體恤金,讓他們深深的感覺到,「其實灰之影對我們也不錯嘛──」

  當然,那一筆據說是以百萬來計算的慰問金,事後還是全部都算到某個人頭上,此乃後話,暫且按下不表。

  一路大喊著「卑鄙!無恥!下流!」一面快手掃過地上遺落物的麥克斯明,完全沒有發現在那些金錢的引誘下,他從城鎮中心逐漸被引向人煙稀少的地方;也沒有發現從圍繞在他身邊的風中,傳來的要他小心的提醒。

  完全撿紅了眼,失去理智的麥克斯明,在撲向最後一塊磚頭形狀的金塊後,撿起了那個雖然手感有些奇怪,但是美麗的金色色澤還是讓人忍不住深深感動的金磚,覺得自己活了十幾個年頭,第一次幸福到這麼想死掉的麥克斯明抬起了頭,將雙手用力地的舉向了天,大喊著──

  「I'm the king of the world!」

  ──像是以這句話作為某種開關一樣,當麥克斯明喊出了這句話的同時,從旁邊民宅的天台上,突然灑下了一張大網。

  因為沒想到會突然發生這種事情、因為太過鬆懈、因為背後背的那一袋實在太重,東西撿完了也沒有多餘的腎上腺素可以刺激發揮神力可以讓他在不放棄那一袋財寶的情況下順利逃離……因為很多的因為,總之,麥克斯明被抓住了。

  「幹!這是怎麼回事?」用力掙扎,「娘的咧,那個傢伙活膩了給我出來!」完全沒有意識到,在這樣難以動彈的情況下裝兇,其實活膩的應該是自己才對的麥克斯明大吼著。

  此起彼落的鼓掌聲,從周圍傳了出來。

  「啊啊,終於抓到你這傢伙了。」因為有著一身美麗的肌肉而不只數次被麥克斯明譏笑為挖馬路女工人的美菈雙手環著胸,翠綠色的眼因笑而微微瞇起。

  「麥克斯明好笨唷,蒂琪愛兒都提醒你要先跑了,怎麼還會被抓住呢?」雙手合十握著,露出了一臉擔憂的蒂琪愛兒以無辜復無奈的語氣說著。

  「嘿嘿,蒂琪愛兒,那是因為路西安大爺跟波里斯很厲害啊!為了排出捕捉麥克斯明的這些誘餌,還要小心不能讓其他的人撿走,我們可是費了一番心血唷!」路西安雙手叉腰大笑著。

  「路西安,你說錯了。」波里斯糾正,「不只我們,負責到處商借這些財務的伊斯萍、負責撒網的希培林,還有負責監視並且指揮的蕾依,大家都很努力。」

  「唉呀,那種事情無所謂啦。」從旁邊民宅走出的希培林擺了擺手,不忘回頭跟大方歡迎他進去的女主人拋了個媚眼。

  「沒錯,重要的是我們完成了目的。」伊斯萍哼笑了兩聲。

  「你們這些傢伙……」麥克斯明咬牙切齒,「到底想做什麼?」

  娜雅特蕾依走到麥克斯明旁邊將網子拉開後,面無表情地看著一臉凶狠的麥克斯明。

  「幹嘛?」麥克斯明惡狠狠地看向了娜雅特蕾依手中拿著的……禮炮?「慢、慢著,妳拿那個對著我做什麼!等等,妳、妳慢著──」

  沒想到娜雅特蕾依會將禮炮朝向自己,麥克斯明退後了兩步,然後被自己絆倒跌坐在地。

  「碰!」

  「麥克斯明,生日快樂。」在對著麥克斯明拉開禮炮後,娜雅特蕾依面無表情地這麼說著。

  然後,其他的人也跟著拉開了手中的禮炮。

  「生日快樂。」

  「麥克斯明,生日快樂。」

  麥克斯明看著他們,對於自己被整的這麼慘的原因恍然大悟。這些傢伙……「不要以為這麼作我就會原諒你們!」

  雖然惡聲惡氣的,不過聽起來,卻是當事者自己都覺得很彆扭的樣子啊。

  看著夥伴們笑著的樣子,總覺得,有點不好意思的感覺。

  「別、別一直盯著我看啊,笨蛋!」麥克斯明低吼著,嘴角卻不自覺的跟著揚了起來。

  才不是因為覺得高興呢,絕對不是因為高興。

  嗯,絕對不是因為那種蠢死了的原因。

  只是因為看他們都在笑,所以想狠狠的嘲笑他們而已。

  才不是因為高興啊感動啊什麼蠢斃了的原因。絕對不──是。

  「嘻嘻,麥克斯明看起來很高興的樣子唷?這是蒂琪愛兒跟蕾依想要送給你的禮物。」

  蒂琪愛兒開心地笑著,從那個之前被她拿來放置對講機的袋子中,大把大把地抓出了一堆沒有包裝過的風之糖。

  「……啊?」看著那堆被塞到手上黏到衣服的風之糖,麥克斯明皺起了眉頭。「當我小孩子啊?嘖,也不會挑比較有價值的東西來送。」而且連拿個袋子裝著都不會,害他被糖果沾到了。

  將噘著嘴的蒂琪愛兒推到後面去,美菈及路西安取過波里斯手中提著的劍袋,朝著麥克斯明展示了展。

  「哈,就知道你會說這種話,吶,這可是我跟路西安還有波里斯要送你的禮物。」美菈笑著將劍袋拉開,露出了裡頭有著碧綠色劍身的昂貴名劍,碧血風流劍。「這禮物價值夠高了吧?哇哈哈哈──」

  「就是啊,我們三個跟老闆殺了好久的價,好不容易才殺到兩千萬耶。怎麼樣啊麥克斯明,我們很厲害吧?哇哈哈哈──」路西安想起了殺價的過程還有老闆最後心痛的樣子,也跟著大笑了起來。

  理論上負責收禮物的麥克斯明,卻拉長了臉一臉厭惡。

  「切,你們是腦袋壞了啊?別說只是殺到兩千萬而已沒什麼了不起,如果真的有那個體力跟時間跟老闆殺價的話,不會直接折現送現金給我啊?一把兩千萬的劍你們是要我拿它來砍什麼?蚊子?」拿來用怕會壞,他沒事放個兩千萬的裝飾品在家裡幹嘛?

  在美菈與路西安也被擊沉,乖乖縮到一邊去接受波里斯的安慰跟打氣後,希培林跟伊斯萍,則是露出了一副「我就知道會這樣」的表情,攤手嘆氣。

  「麥克斯明,你真的很討厭耶,還好我們早有準備。」伊斯萍從袋子中掏出了一個鋼桶丟給麥克斯明。「這可是能夠生錢的鋼桶唷。」

  「啥?真的假的?死人妖妳騙我吧?」

  「這麼說就太過分了,麥克斯明。」希培林涼涼的笑著接話,「『乞討用的鋼桶』本來就可以生錢啊,不相信的話你拿著這個鋼桶去哪個路邊睡一晚就知道了。」

  「娘的咧,那不就是乞丐?你們兩個……!」麥克斯明差點拿手中的風之糖丟他們。

  希培林攤了攤手,伊斯萍倒是露出了討厭的笑容。

  「唷,意見真多。不喜歡的話禮物不要收就好了嘛,氣什麼呢?」

  既然是給他的禮物,哪有不收的道理?他哪有說不喜歡啊!

  雖然口頭上一直嫌,實際上倒也不是真的討厭那些禮物的麥克斯明漲紅了臉。剛剛說成那樣,現在也不好說他其實很喜歡那些禮物,可是他又不想還回去……啊啊,好麻煩──

  『哼,麻煩的是你這個傲嬌的愚蠢生物吧。』

  帶著危險的媚惑,總是被麥克斯明形容為淫蕩的低沉嗓音,帶著輕笑在麥克斯明的耳邊……或者正確來說,是腦海中響起。

  那是魔劍‧噬魂的聲音。

  「什麼傲嬌?誰是傲嬌啊!」全然忘記自己前面還有人,也忘記只有自己才聽的到噬魂的聲音,麥克斯明反駁著。

  『連這種東西都不知道,不愧是愚蠢的生物。』即使沒有形貌,那聲沒帶任何惋惜意味的嘆氣還是讓人輕易地在腦中勾勒出了一張要笑不笑、就算笑了也絕對是邪笑的臉。『除了你這個口嫌體正直的傢伙外,還有誰是傲嬌啊。』

  「誰口嫌體正直了,你給我說清楚──」麥克斯明對著自己收著劍的懷中吼著,然後注意到,周圍的夥伴突然都伸出了手指向他。「……這是作什麼?」

  「傲嬌。」蒂琪愛兒指向他,笑的好甜。

  「口嫌體正直。」伊斯萍補充道,忍笑。

  「嘴巴上說不要,可是身體很誠實。」路西安朝他比了個拇指。

  「什……什麼啊!你們這些傢伙少亂講了──」麥克斯明窘紅了臉。

  希培林笑瞇了眼。「喔?亂講?難道不是嗎?」

  那個討厭的眼神,讓他想起來他每次雖然說了絕對不可能結果還是忍不住去幫忙的事情呀啊啊啊啊啊──

  每個人都在笑著,偷偷的、偷偷的笑著,說他很可愛。

  哪個男的被說可愛會高興啊?這些混帳!只是,雖然氣的牙癢癢的,他還是沒有辦法蠢到會去反駁然後給他們話柄繼續抹黑他!

  「哼哼,懶的跟你們囉唆。」將收到的禮物一併收進袋子中,麥克斯明屁股拍拍準備翹頭走人。

  然後,一隻手突然抓住了他,回頭一看,娜雅特蕾依面無表情地指了指他背後的袋子。

  看了看袋子,再看向面無表情的娜雅特蕾依,麥克斯明以不耐煩的眼神丟了個問號。

  「除了禮物外的東西,得還回去。」娜雅特蕾依冷漠地說著。

  「啥?別想!死人妖跟人借的又怎樣?我撿到的就是我的,別指望我會吐出來!」抖了抖腳,麥克斯明一副惡人樣。

  於是,伊斯萍嘆了口氣。「蕾依,放手吧,如果麥克斯明不願意還的話,那就讓他帶走好了。」

  麥克斯明聞言,得意到鼻子都快變長了。

  娜雅特蕾依微微皺起眉頭,不解地看著竟然還能笑的出來的伊斯萍。

  「──反正啊,我借錢的時候用的是麥克斯明的名義,簽的也是麥克斯明的名字,就算我不還人家也不會找我啦,哈哈哈。」

  踏出的腳步在聽到這句從後頭涼涼補上的話時停在空中,以像是慢動作撥放的方式,麥克斯明緩緩地轉過頭,看著那個他常常忘記其實也滿黑的某國家公主。

  「啊,我忘了,我還簽了契約,如果明早之前沒還回去的話,就要多賠償五倍呢。」伊斯萍燦爛地笑著說,潔白的牙齒,在陽光下亮的刺眼。

  「……」

  

  

  ※

  

  

  奔波了一整天,好不容易終於擺脫魔掌回到旅館,麥克斯明一進到房間就直接攤死在床上。

  然後,雖然很好聽,但私底下有時會帶著一點甜膩的聲音,夾帶著清爽的香氣,以及害他忍不住「噗」了一聲的體重襲來。

  「麥君~你回來了。」喬書亞開心地趴在麥克斯明的背上。「今天一天過的怎麼樣?」

  「糟透了。」麥克斯明無力地啐了聲。

  「蒂琪愛兒他們不是說要幫你慶祝生日?」

  「那種慶祝法還不如不慶祝……」咕噥了兩聲,「你拍我的頭作什麼?」當他是鬧彆扭的小孩子啊?

  「沒有啊,給你安慰而已。」

  「同情我就給我錢,其他就不必了。」麥克斯明這麼說著,然後被喬書亞笑著輕打了一下。

  雖然如此,他還是跟著笑了出來。

  「不問我發生了什麼事情?」

  「麥君也沒打算說吧?」將臉貼在麥克斯明的背上,喬書亞輕笑著。「反正看麥君好像很高興的樣子,代表其實你並不介意被整,那就無所謂。我可不想聽你跟我說除了我以外的誰讓你笑的很高興。」

  麥克斯明沉默了一下,然後哼了聲。從背後看去,耳蝸的部分,似乎染上了微紅的顏色。

  喬書亞笑的更大了。

  「吶,麥君,你想要我的禮物嗎?」帶一點點撒嬌的說著。

  「如果又是什麼不入流的東西,我會直接退貨。」麥克斯明毫不猶豫地回答。

  「咦?好過份!」

  「誰過分了?是你每次都送奇怪的東西吧──」才想抱怨過去幾年收到的東西而已,雙唇就被喬書亞給堵了住。

  他想,就算再給他十年,他也還是無法習慣這傢伙的主動,以及那毫不掩飾,赤裸裸的感情。

  在突擊完麥克斯明後,喬書亞坐了起來,比一比自己衣領上的蝴蝶結,然後對著麥克斯明挑了挑眉,笑著。

  「雖然是黑色的蝴蝶結,不過麥君,你要拆禮物嗎?」

  麥克斯明挑高了一邊的眉。

  「嗯?要退貨嗎?」

  「……怎麼可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ohlue 的頭像
mohlue

七心蘭 - 星月的砂海

mohlu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